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队伍建设 > 正文
活着的力量
发布时间:2018/9/14  作者:本站原创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:3692
 

人为什么活着?为家庭?为财富?为实现自我价值?还是为了什么?平淡无奇的生活,周而复始的习惯使我从未思考过这问题。当读到余华的《活着》时,这个问题忽现脑海。余华说:“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,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。”是的,人活着,只为活着,仅此而已。

《活着》讲述了一个主人公徐福贵从富家少爷变成乱世贫民,从儿孙满堂变成孤家寡人。他的一生其实是几万万人的缩影,中国近百年来经历的所有苦难都在他身上清晰地投射出来,他有着传奇般的人生,但你绝对不会希望拥有那样的传奇。

福贵曾是徐家大少爷,是远近闻名的大地主,家里有一间祖传大豪宅,外面还有一百亩良田。“走路的时鞋子的声响,都像是铜钱碰来撞去”。他什么都有,就偏偏缺心缺肺,嗜赌如命,嫖奢成瘾,一场青楼赌局,把祖辈留下来的家产全输光了。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”什么都没有了,父亲被气死了,老婆被老丈人接回了娘家,剩下福贵和母亲还有女儿凤霞,租种了几亩本是自己家的田地,过上了艰辛苦难的日子。

 陷入困境的福贵在田地里辛勤劳作着,收获却不够全家的生活,好在贤惠的家珍带着刚出生的儿子有庆又回来了,给了福贵些须的慰藉。但是,苦难的日子接踵而至,福贵为母亲抓药,去城里被抓去做了壮丁,险些死在炮灰之下;被解放军俘虏后回家后发现母亲已过世,女儿凤霞因病成了哑巴;人民公社吃不饱,家珍得了软骨病;儿子有庆给人献血死在了医院;凤霞与其丈夫先后死去;凤霞儿子苦根也没有逃过命运的魔爪,最后只剩下福贵一个人,和一头与他同名的牛作伴。

我们或许会埋怨作者为何如此残忍,把生命写的如此轻薄,如此渺小,轻轻的一闪念,就像橡皮擦轻轻地一擦,生命的画幅就没了。但是作者质朴的语言,平实的叙述,没有过多渲染人离去时候的伤痛,我反而在福贵苦难的忍耐中看到了他对生活的希望,在艰难岁月中也存有幸福时光,他有患难与共的好妻子,有乖巧懂事的好儿女,有孝顺憨厚的好女婿,有老实听话的好外孙。正因如此,在看着至亲的离去后,他没有对生活绝望,更没有像县长一样了余残生,福贵怀着淡淡的期冀,他活着就是一种力量。

《活着》是如此平凡,平凡得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,没有华丽奢华的语言,没有人为刻意的修饰;《活着》是如此平常,平常得像在说邻家的故事,像在讲眼前的经历。生活就是人生的田地,每一个被播种的苦难都会长成为一个希望,他们就是我们的双手。周国平说:“经历过巨大苦难的人有权利证明,创造幸福和承受苦难属于同一种能力。没有被苦难压倒,这不是耻辱,而是光荣。”

余华说:“活着”在我们中国语言里充满了力量,它的力量不是来自喊叫,也不是来自于进攻,而是忍受,去忍受生命赋予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与我们的先是给与我们的幸福和苦难。”

(浦江县人民检察院  章赟)

Copyright © 2014 浦江县人民检察院. All Rights Reserved

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.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,1024*768分辨率 浏览本站

浦江县人民检察院信息中心管理维护 地址: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恒昌大道168 邮编:322200 服务电话:0579-88181393

ICP备案号:浙ICP备:2014025325-4号